屌叔屌话 屌叔私房话 返回携手

十三、脏话、借口与谎言

发布时间:2015-06-16 作者:老刘大叔 |

“看时光飞逝,我祈祷明天,赶紧补交‘作业’挽回一点颜面……”从春节后至今,几个月没动笔更新了。尽管自认为平时伙食好,脸皮滋养得不算薄,可俺那脆绕的小心脏,貌似越来越不安稳了;编辑部的姑娘们也开始问候我……赶紧提笔刚要写,网上冒出一条消息:“尼玛”、“屌丝”和“我去”被评为网络低俗用语前三甲。刚想把首、尾俩词重复一下,忽然发现评选单位是大牌正宗主流媒人,我 赶紧咽了口水生憋了回 去(呵呵)。“diao”叔“diao”话以后还咋写呢,要不改名?

我不太明白,评比粗俗语言真的能净化网络语言环境吗?脏话到底有多大“杀伤力”?禁绝得了吗?

我女儿在北京一所名校读初中。记得有次等她放学,先出来的一群小姑娘,看样子顶多上初二,在校门口意犹未尽地热聊,传入耳中的是满满的、犹如狂风暴雨般的、连篇累牍的脏话,不堪入耳,没有小伙伴的我都惊呆了!这就是名校么?!然而不久,从小一直乖巧活泼、善良聪明的女儿说话中也开始捎带问候妈了。您猜我是啥反应?没有斥责和阻止,我只想静静(此处无耳光)。想清之后与女儿愉悦地玩耍,并问她:“为什么会说脏话?”

她说:“好玩儿呀!那种神清气爽的感觉,任何优雅的语言没法比!”

我又问:“那你知道那些脏话是啥意思吗?”

她茫然了:“不造。”

于是我拿出笔、纸,将祖国博大精深的常用粗俗语言一一列出,逐一讲解、释义,重点在于什么情况下、什么脏话可能带来什么后果……

此时她妈(注:此处绝非脏话)满脸不满地训斥了我:“你怎么教孩子骂人呀?!”

我冷静(没有静静)地回禀:“成年人有不会骂人的吗?没有;成年人骂人跟谁学的?都是跟别人学或自学的。既然迟早要学会骂人,与其自己瞎学或跟着坏人学,那还不如跟亲爹学呢,安全、高效、无害。”妻无语了。我臆测此刻她心里泛上来的肯定不是优雅的词汇……

俺以为,通常即使是有利害冲突的当事人,只要不见面,脏话能给对方造成多大肉体与物质上的损害,取决于当事人自己的身体状况。而在无特定人物、事件为目标的更多情况下,脏话的作用至多是宣泄、减压,有少许可娱乐,太多了招人烦;偶尔说无大碍,经常说无教养。关键在于度的把握,即骂人也是技术活儿。至于危害社会、损害国家、伤风败俗,我观察了一下,古今中外还没有一个国家和民族因脏话连篇而衰亡。倒是一个国家或民族若所有人都如谦谦君子般从无一句脏话是不可想象的(这句话够长吧,看看有毛病吗)。

正如人们常说的:人是骂不死的(有心脏病的例外)。再多脏话可能也比不上一句谎言的危害。古今中外毁于谎言的人、家、国的事例数不胜数。朝鲜战争前,韩国李承晚政权实行的是民主政治,面对北朝鲜的突袭,三天就丢了汉城。而这三天中,韩国的广播、报纸不停地宣告:“我们已阻止了敌人的进攻”,“正在反击”,“很快攻克平壤”……我绝无诋毁民主政治的意思,只是想说多好的制度也未必能杜绝罪恶的谎言。当然,时至今日,三八线北面仍在编织“美国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谎言,希望谎言能够以编不破而问鼎吉尼斯纪录。

再回到刚才的起点:成年人有不会说谎的吗?没有;成年人说谎跟谁学的?肯定不是爹妈、老师主动教的(被动教是可能滴,还收不到学费),跟别人学+自学的呗。这就奇怪了,爹妈、老师从小就教育孩子不能说谎,可孩子长大成人后却无人不会说谎,只好弄出个“善意的谎言”来自慰(别想歪了呵)。

其实,只要弄清“谎言”与“借口”的区别,善、恶便泾渭分明了。屌叔以前自编了一个段子:人可以找借口,无非为解脱自己,借口面对真实可以不必再找借口。例如:几个朋友晚上相约一块儿去喝酒,媳妇不同意,你怕老婆又不好意思说,只好推脱说忽然闹肚子。日后被朋友揭穿,无非笑闹一场,无伤任何人、事。真要因为没有去喝顿酒就影响了交情,这交情也就值一顿酒。

但人不能编谎言,那会害人害己。谎言无法面对真实,只好编织更多的谎言。这种例子太多了,比如为了还赌债去借钱,说真话能借来吗?!还不上说真话,债主能答应吗?!编哪,使劲编,继续编呗……我去!

上一页 下一页